APS Day

2017年6月,我终于也要APS审核面试了。四月底的时候在官网看到了广州APS审核的通知,五月底的时候有一位北京审核部的女士打电话通知我面试的时间和地点,并且让我更新了简历。所以从四月底开始的这两个月我都过得惴惴不安。

广州面试周是在6月中旬,从4月底到6月中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陆陆续续地进行复习,但让人难受的是,这段时间也是工作最忙的时候,停滞很久的项目竟然在同一个时间启动了,而且进入了令人崩溃的最忙的时候。

这种紧张的心情真的是持续了一个多月,直到审核周前几天,我终于决定那几天不复习,而是等到审核日前晚再临时看一下,甚至有种要放弃的情绪。

终于到了审核日前晚,我九点多从客户现场下班,打车回家已经快十点。在车上我就开始犹豫明天的APS面试是否要去,因为当时真是觉得太累了。

早就定好了当天去广州的最后一班高铁,订好了中大的酒店,但是事到临头我竟然退缩了,一方面我觉得自己没准备好、压根没怎么复习,另一方面我对是否还要去德国有一些犹豫。因为时间拖得太长了(我在2016年10月提交了APS审核的材料,11月出了审核号。之后由于又到了深圳工作,所以申请把面试地点从北京改到了广州,然后等了大半年才有了APS面试通知)。

回到家最终还是决定出发,就像记不清的无数个出差一样,匆匆收了行李,赶到空荡荡的福田站,等着最后一班列车开往广州。

那几天整个华南的天气都是阴雨,凌晨的广州也下着细雨。从广州南站到中大的路上,我突然觉得好多了——无论怎样,既然已经出发了,就好好的面对吧。

到酒店后设好了6点的闹钟,打算早上起来再看一些比较重要的科目。啃了从深圳买的鸭掌、喝了罪恶的有糖可乐以后就睡了。

比起德福考试前的紧张,由于我一直处于一种“豁出去”的荒诞情绪中,所以睡眠质量很好。

第二天一早,广州的雨加大了,我在看了一两个重要课程后就出发去了面试的地点。

到了外国语学院,本以为人不少,但是我在门口的签到表上只看到不到十个名字,等候室也就两个人。

APS的工作人员介绍了流程,每个面试者都需要进入等候室等待,到时间后就会有考官来叫人。首先进入一间办公室进行笔试、半个小时后去另一个房间面试。

我大概等了一个小时就有考官来叫我了,走到考室的路上还和我闲聊了几句。进了笔试室,考官发放试卷、介绍流程。笔试试题是考官根据成绩单出的,所以会比较个性化,但都是学过的东西。我靠着吃老本+工作经验还算答得顺利。

笔试完以后我信心就好很多了,面试的时候主要还是毕业论文以及重要的专业课。某些答不上来的题考官也有一些提示,整体很顺利。面完的时候我就知道应该过了。

四五天后就在网上查到了通过的状态,之后一两天就收到了邮寄的成绩单。至此心中大石落地,但费了这么大力气过了德福和APS,我反倒是犹豫了是否要去德国。家人和朋友问我,我现在的回答都是我很累,要休息一段时间再去想。

希望我可以快点给自己回答!

56%之返校一日游

如果说过了德福考试,“去德国读书”这个工程的完工百分比达到了51%,那么接下的事情所对应的完工百分比是:办成绩单以及各项证明(5%)、雅思考试达标(4%)、获取APS证书(15%)、申请学校取得录取通知(15%)、保证金和其他杂项(10%)。

今天完成的一项就是办理成绩单和各项证明。很早就在学校档案馆网站上看了,学校档案馆还算靠谱,网页上的步骤比较清楚。到了档案馆时,发现整个流程还算便利:一个窗口查询高考成绩和大学成绩原始档案、旁边的一个窗口缴费、旁边的另一个窗口核对信息和密封。

原本打算让档案馆翻译课程,但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需要等5到10个工作日才能取(或者邮寄),让人觉得心里始终有事儿不爽。好在如果是自己用档案馆的模板翻译的话,当天就可以核对盖章密封。由于我在早上8点刚上班就到了档案馆,所以又充足的时间,因此我决定自己翻译算了。

8点47分,档案馆附近的那个咖啡馆还没开门,所以我就坐在“大森林”里的石头凳子上开始弄起翻译。

不得不说,做审计三年半之后再来做这些翻译核对的事情感觉没什么压力、而且也能很有条理:首先根据原始资料往中文模版上填写数据、填完后和原始资料核对、核对完了把成绩和学分再次加总核对、中文的成绩单没问题后就照着填英文版、英文版ok后就把两个版本在此核对、之后就是打印。这一切都和出审计报告一样,仔细一点就不会出错。

不得不吐槽的是档案馆的收费不低服务态度还很一般。每份材料让档案馆盖章都是5元,所以中英文成绩单5份、毕业证书中英文5份、学位证书中英文5份、高考成绩单中英文5份,这里就是200块了。如果让档案馆翻译每一份资料还有翻译费50元、如果让他人代办则还有代办费50元。所以……这真的不是抢钱?

说到服务态度,三个窗口的三个人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特别是收费窗口,8点上班时间已过,只见她慢悠悠地拿个盆子装满水擦桌子,你是清洁工(黑人问号???),下午2点半上班,还是这位收费员,迟到15分钟才慢悠悠地来,还一脸面瘫。我就有点不明白了,为啥大学里面的每个职员都要自称或者被其他人称作“老师”,她们哪里配“老师”这个称呼,就是资料查询员、收费员而已。不过为了办事顺利,我当然还是一口一个老师极为亲切地叫着。

办成绩单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插曲。我从档案馆取出来的成绩单原件里面有四个课程没有具体分数,而是写了“缓考”。我记得当时为了赶上暑期实习,的确是缓考了几门。所以我又不得不去原先学院的教务处查询这些学科的成绩。好在学院教务处的老师热情地接待了我,帮我查询到了这些成绩并且开出了证明。

由于上面这个插曲,我错过了档案馆上午的办公时间,她们11点就下班了,而下午则要2点半上班。中午我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旁边的咖啡馆做成绩单。这个咖啡馆是我们毕业之后才开的,人不多,照例喝了一杯美式咖啡,还好他没有帮我加糖,要不然我又要想起在马来西亚和的那杯全甜的美式咖啡了。

总体说来办事还算顺利,只是下午办完事情后买的火车票时间有点赶,于是我又不得不在地铁里、在高铁站里狂奔。

学校大体上还是那个样子,我也不会迷路。但是周边环境和一些细节已经或者正在改变。我记得离开武汉的时候,学校门口虽然不太行,但是还没有开始挖路修葺,校园里更是环境优美、安静。但这次看上去不一样,校园外马路两侧都在开挖,搞得乱七八糟,校园里面竟然也是一副挖挖挖的景象。不过看上去事物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原先上学时抱怨校园里没有专门的自行车道,现在则已经铺上了。

上次回校园是2014年在武汉出差的时候,当时还有些感慨时间得很快。但这次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只是想办完事赶紧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