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来深圳的那几天

马路边怎么这么多树,绿化也太好了吧。这是我看到深圳第一眼的感受。毕竟一个陌生的城市,也只能先从外观来评价。

那个时候是2010年,大学还有一年毕业,暑假短期来深圳实习。当我拖着行李箱找到提前在网上订好的短租房,才发现网络和现实的差距,如同一个爱慕很久的很美的人突然卸妆出现在眼前硬要和你拉手,恍然大悟才发现自己忘了一句名言“广告图片只供参考,请以实际产品为准”。但不管怎样,房费已经全部支付了,我只能坐在楼梯下临时隔间里的“管理处”,和那个看起来很老实却笑得很狡诈的管理员签下租房合约,他告诉我其实顺着我来的路一直往前走就是一个高尔夫球场,仿佛是在安慰我,但是我想高尔夫球场和城中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房间位于有着“中华第一仓”之称的笋岗村中众多筒子楼中的一栋,是所谓比较“高端”的单人间,里面甚至有一个没有冲水设施的厕所,每次入厕完后都要用桶舀水冲干净,除了床和一个衣柜以外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设施。不过我看了旁边一个差不多大的房间住了四个人,觉得我的房间还是有改造的可能。于是我放下行李,就去了楼下的杂货店,采购了电扇、椅子、扫把之类的,开始打扫。并且经过一个下午打扫,终于让房间看得过去了。那个时候我躺在刚买的竹席床单上,突然觉这个不大的房间很空洞。

为了不被这种空洞感控制,我决定下楼去吃饭。城中村虽然道路狭窄,各种污秽随处可见,但是有一点必须承认,吃饭的选择很多。我一下楼就仿佛到了一个大夜市,吃了麻辣烫、绿豆汤、双皮奶…还打包了一些卤味上楼,准备边娱乐边吃。不过上楼却发现其实说好的“免费网络”是没有的,打电话给“管理员”,他很热情地给我送来了一口袋破解别人无线网络的工具,让我自己想办法蹭网。我尝试设置这些工具,但是并没有成功,烦乱中我记得楼下有好几安装网络的广告,最便宜的只要30块钱一个月。于是我下楼抄了电话打过去,对方是个大叔,他告诉我今天晚上就可以安装,让我等几分钟他就过来。没过一会儿他就过来了,拿了一捆网线,从我的窗台往下看了看,然后告诉我待会儿他下楼,而只要我从楼上把网线的一头扔给他就好了。我按照他的指示,把网线扔了下去,没过多久,他打电话给我说可以上网了,我试了一下果然可以。但是很快我发现,由于网线从窗户直接扔了下去,导致窗户没办法完全关上,我在折腾了一会后就放弃关窗户了,和能上网比起来,能不能关窗户简直就不是事。

然后,我在这个房子和人都是密密麻麻的城中村里度过了来深圳的第一个晚上。醒来的一瞬间还会觉得自己是从学校寝室的床上醒来,不过下一秒就回想起前一天打扫房间的艰辛,回到了现实中来。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决定提前熟悉一下上班的路线。记得那天我去了万象城、荔枝公园前的广场,甚至坐地铁去了侨城东,那个时候深圳地铁还没有成网,最西也只能到深大。我一个人充满好奇地游荡在城市里,充满兴奋。回程下车后还得步行几百米爬上一个山坡才能回到我的房间,路边有卖水果的摊贩,我买了香蕉,发现还比学校里卖得便宜些,于是心情好了起来,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第一次工作。

星期一去公司报道,来到公交车站才发现星期一和星期天完全不一样,虽然这里的公交路线很多,但是星期一的人太多,在挤了几趟车都没挤上去后,我只能打车去公司,昨天的好心情到这时变成了担忧与烦躁。

当天在公司得到的消息的让我在担忧中又看到了一点希望,公司通知我其实我实习的地方是在南山区的一个办事处,这就意味着我可能需要换一个住处,在笋岗村和南山通勤了几天后,我决定必须要换一个住处,于是又开始了找房。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找房顺利多了,在签约前去把房看了遍,于是居住条件大大改善。

这就是我在深圳最初的一段经历,回想起来,觉得有些好笑和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