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之路——2015年:重振

在经过2014年一整年的近乎荒废之后,在2015年年初我突然意识到,如果2015年再无突破,可能出去读书的计划只能一拖再拖甚至完全没可能实现。

当时已经工作了两年多,再加上预见到自己在短期内出差频率相比前两年会降低不少,于是决定报名一个当面授课的德语班。了解了信息之后才发现偌大一个深圳城,德语辅导班竟然少得可怜。后来在没有什么选择的情况下,报了看起来稍微靠谱一点的小飞德语,这是广州一个培训机构在深圳办的德语培训班。

从三月底就开始了每个星期天上一整天德语课的节奏。当时考虑到上一年也没怎么学过,因此报名的级别还是A1,整个课程一共要上十次,每次从早上八点半开始大约七、八个小时。A1级别上完之后我又继续报了A2级别的课程。

如果现在再让我选择是否这个面授的德语课,我肯定不会报,原因是这个“看起来靠谱”的培训机构,实际上并不怎么靠谱。主要“罪状”如下:

  1. 这个培训机构的老板本人,也就是授课老师,在课堂上基本上只重视语法教学,开口练的机会很少。虽然初学者多半都会觉得德语语法很难,多花时间当然必要,但是语法的难点在课外下功夫也迟早会克服,而开口发音就不一样了,没有指导和情景练习很难突破。但是很遗憾的是,这位老板(或者老师)在大约八个小时的课堂中,有五六个小时是在讲语法,讲教科书的练习题,讲得大家昏昏欲睡。
  2. 这个培训机构的正式员工就两个人,老板本人和他的一个亲戚,由此导致教学管理混乱。在A1和A2总共二十节课中,大约换过四个授课老师、两三个教学地点,有几次甚至连每周一次的授课都无法保证,最长的一次间隔了两周,理由总是老板没空或者其他代课老师没空。
  3. 由于上面的原因1,太过重视语法教学的结果就是,很多学员上了几节课就觉得很难,于是再也没出现过。坚持下来的人中,又由于除了语法,其他方面得到的训练极少,造成其德语水平很烂(不客气地说)。以A2班级为例,当时班上几个女生甚至连定冠词在不同格下面的变化形式都写不对,更不用提开口说了。当时上课的时候都是一肚子气,要么在等这些人磕磕巴巴乱说一通,要么干脆自己看别的书。
  4. 进入六月底,这个培训机构把大部分资源都投放到了暑假全日班的招生和教学上,导致我们当时正在上的A2班级长时间缺课多次,很多学员都产生了不满。有一次老板本人自己没法上课,也找不到代课老师,老板竟然在微信群里说让大家都过去听他以上上课的视频,这样也算作一次课。后来这个建议被大家否决了。
  5. 奇怪的是,关于这个培训机构除了他们广而告之最拿得出手的老板本人,我们学员一致认为,其他的代课老师以及已经和他闹翻的外教的教学水平都比他高。以至于到了后期,我们每次上完课都会问下次上课的老师是谁,如果知道是他本人,大家就会哀声叹气。可能这个老板自己的德语水平很高(自称过了C2优秀),已经不屑于教导德语入门A1和A2水平的人了吧。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不管怎样,花了五六千上了并不值得的课程。但自己在整个过程中尽力减少这些负面因素的影响,在平时也挣扎着坚持学习。这期间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就是买了同济出的《新求精德语语法精解与练习》

这本书不厚,大概两百页出头,没有事无巨细地包括所有德语语法,不会给人看不下去的厌倦和绝望感,里面都是一些常用的、重点的语法。而且讲解简明扼要,每个点都有大量的练习题,可以供人翻来覆去的练习,此外附录还配有最常用的不规则动词变化表。

当时入手了这本书以后,也没多想,从第一页开始,每道题、每个空都认真做过与思考过。整个过程中也有做到做不下去的时候,但是每每翻看已经做过的部分,又会产生把整本书做完的冲动,于是又挣扎着继续。

从四月初买入这本书,到大概八月份全部做完,中间在工作上经历了上班以来最黑暗的一段时间(连续四个通宵,递出第一封辞职信)。做完后,心里很激动,伴随的是对德语信心大增,毕竟语法这个障碍已经从我的德语学习之路上滚开了,甚至变成了助推力。当时在A2班上,听到别人把各种从句乱说一通,心里还是“很爽”的。

上面说到递出第一封辞职信,但后来考虑到整体的时间规划,最终还是收回来了。但这封辞职信却意外给我带来了好处:可能领导不想我这么快走,于是让我休了大概二十天的年假加加班调休假,之后给我安排的项目都还算正常。在这种情况下,我学德语的时间大大增多!

从八月开始,在那个培训机构上完A2之后,我又在沪江网报名了B1级别的班级。开班的时候发现,沪江B1的老师竟然又换回了A1的Schu老师。太幸运了!Schu老师总是把各种语法讲得简洁却又不失细致,在课上随手拈来各种扩展知识并且娓娓道来,听课也就不再是折磨,整个B1课程花了不到两个月我就听完了。

那个时候也是我学习德语以来状态最好的时候,在国庆假期之前,我又“趁胜追击”,继续在沪江网报名了B2级别的课程。不过这又将成为一大失误。

十月出去小游后,回来开始上B2的课程。一上才知道,沪江B2的课程有点儿坑爹,课程竟然是两个老师一起上,一个老师交叉负责一个单元。于是就成了这个单元刚适应了一个老师,下一个单元就换人,下下一个又换回来。后来竟然又穿插进来一个老师,总之十分混乱。另外,B1时候的有趣的高水平的老师也不再讲B2的课,因此整个课程被讲得味如嚼蜡,无聊至极。

于是我停止了在沪江上课,开始了又一次的自学阶段。从十月开始,我用了同济出的新求精系列,看了初级和中级的几本书。不过由于工作又繁忙起来,整个过程再次变得断断续续。但此时和2014年不同,由于学习的基础已经建立,虽然有忧虑,但并不害怕,我自信只要时间充足,重新找回德语学习的最好状态还是很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