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是一种什么样的服务

记得在大学毕业时参加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招聘,合伙人问我,你认为审计是一种什么样的服务。当时身为学生的我自然没有什么概念,想了一下,我回答她——审计是一种批判性的服务。

经过这几年的实践,我自认为当时的想法与认知几乎是不对的。我不时会思考,审计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服务?

从审计师的角度看去,审计是一个处于夹缝中的职业。会计师事务所有生意做主要是由于两个原因:1. 利益相关者需要;2. 监管层面的要求,前者如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审计、后者如在中国的外商投资企业年报审计。大部分时候对审计报告的需求并不来自于被审计单位本身,而是利益相关者或者监管层这样的“第三方”的需求。但是会计师事务所可别指望着这些“第三方”付费,最终养活会计师事务所的还是被审计单位。因此,被审计单位对于怎么出这份审计报告可能并不关心,而处于购买服务的甲方地位,当然是希望审计过程越简化越好,只要结果是审计报告顺利出具,不耽误事就好。所以审计师经常处于两方面承压的状态,需要同时应付“第三方”的质量要求以及被审计单位的诉求。

被审计单位的财务水平也参差不齐,大型国企和外企自然是在内部控制、财务管理方面都做得很好,但是更多的中小型民营企业就可能内部控制并不完善、财务部门主要的职能还停留在开发票报税等税务事宜上,财务报表几乎按照税法的那一套规则在做,完全忽略会计准则。曾经遇到整个公司的销售收入全部按照收付实现制来确认,审计师需要自己维护一套销售合同列表,每次审计时都会将客户的销售收入从收付实现制调整到权责发生制。

还遇到过更差的情况,一些客户的财务部门不会做出完整的财务报表及附注,而只是提供一套包括三张基本报表的数据,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审计师完成。审计师先要发现客户提供报表里的错误,然后调整错误后得到经审计后的报表,最后再制作财务报表附注。这种情况其实是威胁审计师独立性的,在美国,监管机构是绝对禁止这种行为的。但是现实的无奈是,中国中小型民企的财务部门不够强大,作为审计师,必须把它们的财务报表拉到符合会计准则的水平后才能出具审计意见。

今年忙季的时候曾经和同事讨论,审计师其实和画家很像,可以把客户的财务报表看成一副画,有的画得很逼真,更多的则是抽象派。遇到抽象派的画,作为画家的审计师需要对画进行修改,使这些画至少能看出来画的是什么东西,很难修改的,审计师用笔在旁边注明这幅画画的是什么东西(带有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保留意见)、或者注明画的不是什么东西(否定意见),实在是无法修改的,审计师也只能无能为力地无法表示意见。

也曾经听过一个合伙人在内部培训上的讲话,她说到,世界上的事情分成三种,黑色、白色和灰色。黑白两种是绝对不能弄错,黑白不能颠倒,但更多的事项可能都处于灰色地带,是变成黑色还是白色,是取决于审计师的职业判断,这种判断是带有很大主观性的。实际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确实有部分属于灰色,通常还是不小的事项,往往这个时候也是最能体现审计师价值的时候,价值体现在可以通过对灰色事项的处理,帮助客户取得合法的商业利益。

审计师和客户的关系,和其他专业人士与客户的关系相比,显得更加敏感。一方面审计师需要维持独立的状态,不能同客户关系过密,这点可能同律师不同。另一方面,审计师的对客户行业的理解可能远不如客户,这点和病人完全遵照医嘱也不同。审计师的价值在于可以接触到众多的企业和客户,拥有广泛的经验以及市场上的案例信息,在面对一个复杂的问题时,审计师就算一时没有答案,但也可以提供很多思路给客户,帮助客户形成或者确认自己对这些复杂问题的理解。

如果现在再让我回答毕业时面试中的那个问题,我想告诉她:审计不是一个批判性的职业,反而审计服务的价值在于帮助客户,比如客户需要按时提交符合会计准则的财务报告,则审计的服务应该满足这样的需求、整个工作的时间表应该提前规划并严格执行;如客户对于某个新业务的会计处理完全没有头绪,审计师可以基于经验和市场案例研究或者提供一些思路。

我更愿意这样理解,客户支付的审计费中,一半是付给审计报告页上的Logo,毕竟客户需要用审计师的声誉增加财务报告的可信度;还有一半是付给审计服务,会计师事务所若能通过这些服务成为客户真正的商业伙伴,那么客户关系的保持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做审计时吃过的饭

吃饭是个天大的事。进公司前我虽然还道听途说以及猜想过某种场景——饭点到了,一群人面面相觑,用眼神传递着想去吃饭的信号,但没有人敢去报告给还在埋头工作的In-charge或者经理。但实际上,以这两年多遇到过的人来看,大部分人都对吃饭十分重视。

In-charge一般都会在饭点主动对小朋友说,赶紧去吃饭吧,吃了饭再回来干活。即便是In-charge自己有时被工作缠身,经理看到了也会提醒说先去吃饭。偶尔大家都很忙的时候,小朋友也敢主动提出说要去先吃个饭再回来。总体上看,公司关于吃的氛围是很好的。

但审计员一旦出差,若要想吃得满意,可能还得靠运气。

如果去的是城郊的工厂里,一般都是在工人食堂里解决。这些食堂给人的第一印象一般都是菜还算丰富,鸡、鸭、鱼、肉、米、面、粉、饼 … … 基本上都有,毕竟要满足工人们对热量的需求。但在中午放工时分,人潮拥挤,再加上地板和餐桌大多比较湿腻,菜的质量可能也参差不齐,若再喝一口食堂小卖部买的“王吉正”凉茶,这体验也真是很“爽”。

有好多次冬天去一家北方客户出差,这家客户的食堂在地下二层。这里原本是建造用来储藏的仓库,后来改造成食堂。由于位于地下,室内全靠微弱的灯光照明。由于没有厨房设施,每天中午和晚上两次餐饮供应都是外包给一家酒店来做,一般提供两个荤菜、一个素菜和一种汤。

中午十一点是开饭时间,由于太早,早上我们都不敢吃太多。十一点过五分,客户来催促我们赶紧下去吃饭,要不然饭菜就要凉了。但我们抱着地下室冬暖夏凉的错觉,在十一点十五分下去,颤抖着吃了一顿冰冻菜。

这以后,为了跑赢饭菜温度,我们会尽早下去,有时候去得太早,送餐的车都还没来。我们还会自觉兵分多路,两个人乘菜、两个人装饭装汤、一个人拿筷子和摆凳子,然后趁着还算温热的饭,在地下室昏暗的灯光下,颤抖着吃饭。有几次为了对抗颤抖,所有人都站起来围着桌子转,边转边吃。由于地下室十分空旷,稍微安静下来就会只剩咀嚼的声音回响在周围,笑点低的同事甚至会因此笑场,所以我们还要尽量保持聊天以避免偶尔的尴尬。每当最后一个人放下碗后,我们几乎是跑着逃上楼。

菜色方面,值得一提的是每顿饭总有一个炒蛋,我们反复地吃过韭菜炒蛋、青瓜炒蛋、番茄炒蛋、洋葱炒蛋、水草炒蛋、青椒炒蛋、蛋炒蛋等。以至于每次出差回来,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太想吃鸡蛋。

后来有一次再去现场工作的时候,客户竟然帮我们订了外卖,而且允许我们在会议室里面吃,这让我们都受宠若惊。客户解释说地下室着火了,但并不严重,只是烟味太大,暂时还不能用。我们听了,表面上还要做出惋惜的表情,但心里还是暗爽。后来经理来现场听我们说了着火的故事,短暂的开心后,还是出于职业谨慎的态度,硬是拉着客户安排我们两个同事去看了现场,以确定对财务报表没有重大影响。

还有的客户不仅有自己的食堂,而且把食堂作为低调招待客人的地方,外表看上去和普通食堂无异,但是其中有多个装修精致的包间,听说大老总还请了专业厨师,专门为自己烹饪爱吃的家乡菜。

有的客户也会觉得自己食堂平日的伙食一般,于是专门订了每个月一天的伙食改善日。这一天之前,全公司的人对于改善伙食日的建议会被厨师考虑,最终结合领导的喜好定下来。曾经遇到过一次改善伙食日,记得那天的主食是杂酱面,此外还有卤鸡腿、红烧肉提供,与平时相比,同样一份的分量会大一些,材料也会更好。

还去过一家国企做审计,说来也怪,每次我们去食堂吃午饭的时候,总是没几个菜。于是回到公司我便和大家说国企的食堂原来也不过如此。直到第二次去现场,我们偶然提前了半个小时去吃午饭,才发现菜色之丰富,制作之精良,米饭旁边甚至还提供不同口味的辣椒酱,我们这才明白不是人家食堂不好,回到公司也改了口。

X司机和R司机

做到审计这一行总是不可避免地经常出差,一月初到三月底、七月和八月更是频繁。虽然每次出差看上去无非是换了个地方加班,但也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和事。

大多数时候出差,到达当地后最先见到的都是客户派来的接机司机。他们可能健谈、载过很多人、听过很多事;也可能把自己当做导游、热情介绍当地;也可能喜欢吹牛、打探审计员的生活、或者抱怨工作;也可能不太爱说话只是专注开车。

有很多禁忌的X司机

X司机是东北人,身形魁梧、发型很酷、表情很拽。每次来都会穿一件后背印有“警察 Police”字样的黑色外套,以至于他在出口和我们相认时吓了我们一跳,还以为一下飞机就犯了什么事,因此关于他外套来历的各种推测后来都成为了队伍里闲谈的话题。X司机的年龄也是队伍里具有争议的话题,队伍里的女生觉得他很年轻又特别帅,只有二十多岁,而男生则觉得他已经四十多岁。实际上还是男生的猜测比较准确,X司机已经有一个在读韩国读大学的儿子,而且从小就去了韩国在当地的亲戚家寄养。

X司机有自己的禁忌:

晚上加完班通知X司机来接我们回酒店的一定不能是女生——其实最早是没有这条的,直到有一天客户的财务总监说X司机的老婆投诉到她那儿,为什么每次X司机接了一个女生的电话后就开车出门,无论多晚。我们听说这个投诉时也觉得确实由女生打电话给司机会比较敏感,于是以后全改成男生联系X司机。

车上的副驾驶座位不能坐——大部分时候,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副驾驶总是坐着一个女人。即便有时候没人,而我们的人又没多到非要用到副驾驶座的时候,X司机也会礼貌地说你们还是坐后面去吧。一开始大家还以为是他老婆担心他晚上出来鬼混所以来跟班,但久而久之,大家便发现副驾驶的女人还不是同一个人。很快这就替代了X司机的警服和年龄,成为新的话题。这个谜底一直没有解开,直到有一天,我们大约在晚上八点通知X司机来接我们,但他在电话里一直说再等等,之后我们在他车厢后座发现一个用过的安全套包装,我们便觉得副驾驶神秘女人的秘密已经解开了。就连当时觉得他特别帅的女生也倍感失望。

由于我们加班的时间不定,于是每一次现场工作都会严重扰乱X司机的生活,对此我们也倍感抱歉。再加上去年总是有一些年度审计以外的特别目的审计需要下现场,于是感觉他每次都“不堪其扰”。来接我们时没寒暄两句就会问:“你们这次待到什么时候”,但每次我们回答说:“应该是两周吧,还不确定,需要看具体情况。”的时候,他都会一声叹息。后来在控股股东卖掉公司的那次审计时,他开心地问我们:“这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吧?”。我说:“应该不会再来了!”,他便开心地笑了。

其实这以后我们还去过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一次经理没忍住,问他外套的事,问他是否以前当过警察,X司机一笑,说这是警察朋友送给他的,衣服轻但保暖效果很好。

“房一代”R司机

R司机身材矮小,样貌显年轻,因此整体看起来和实际五十多岁的年龄要小一些。R司机开过出租,十分健谈,偶尔也和公司的行政妹子开个荤笑话。

R司机的健谈甚至给我们带来过困扰。有一次,我同出纳一起去银行印资料,公司安排了R司机送我们。车还没驶公司大门,他就已经和出纳聊开了。

他说全公司的人从上到下,包括总经理都缺一根经,除了聪明会处事的财务经理。出纳听到这也只能尴尬地笑笑。然后R司机接着说管理多么混乱,特别是仓库管理,经常出内贼。出纳听到这估计是受不了了,于是提醒他说:“R师傅,您别胡说啦!咱车后还坐着审计呐”,结果R司机不屑地说道:“没关系!他是自己人!”,可能是由于我带队去现场太多次,每次又都和R司机接触较多的缘故吧。我听到这也只能尴尬地笑了,默默地想回去审计要多看几个样本。

聊天的话题快要枯竭的时候,R司机谈到房价。R司机说T市的房价太高,工资太低,出纳点头认可,说自己工资才两千多,如果不是嫁人根本没房住。R司机笑了,说这也没办法,如果不机灵点,靠工资当然买不起房。这时候出纳羡慕地看着R司机,说您都有四套房了,还没有一分钱贷款,当然不用担心房价啦。

R司机自豪地笑了,我问他,您是怎么攒出钱来买4套房的。他说当年开出租,看好房地产市场,于是看准时机卖了出租车在上好的地段买了第一套房。房价涨起来以后,卖了第一套又到郊区买了四套,都是现金,没有按揭,一套自己住,一套给读大学的儿子,还有两套用来出租。在我羡慕的眼神下,他又说现在给公司开车完全不为钱,就为不闲着。

R司机偶尔也文艺一下。有一次一大早出发坐他的车去银行拿资料,银行位于T市的河滨,岸边都是有些历史的欧式建筑。R司机激动地说,来,我载你去逛一下。还没等我纠结完到底应不应该在工作时间抛下队伍其他人去旅游,车就已经发动了。

路过一座铁桥,他说这是解放桥,很早就修建了,工艺极其高,当年就可以拉起桥面,让轮船从桥底通过。之后路过T市车站,他让我看站前的世纪钟,看河对岸的摩天高楼。过了一会儿就到了另一座桥前,他说名字叫玻璃桥。

本以为到这里就该回去工作了,但他又提议下去照相。也没等我纠结,车门就已经打开了。他带我走上桥,真的是玻璃桥面,可以看到下面结冰的河面,不远处就是不顾危险在冰面垂钓的人,R司机说每年都有掉进河里淹死的,他对他们的评价是活该不怕死。

R司机拿了我的手机,让我站在桥头阶梯上帮我拍照,又让我站在桥面以身后河岸优美的建筑为背景拍照。我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当我提出也给他拍一些照片时,他有些腼腆地笑着说不用了,自己已经老了又不上镜,这些景也看了几十年,没啥好照的。

如果不是R司机推荐,我做为外地人,估计也很难想到要去如玻璃桥这些景点。为了弥补我自己工作时间在市区旅游带来的“不良影响”,那周周末我就带队伍其他人也去了T市河岸。我说T市有座玻璃做的桥,我带你们去看,但当天晚上在寒冷的河岸边走了很久,路过不少造型别致的桥,但是始终没能再找到玻璃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