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消费维权史

从9月21日开始,提供本博客服务器的公司受到攻击,导致连续有一个星期网站都无法访问。说起来这也算是一次不怎么愉快的购物体验了,才买了不到一个月的服务就出现这么严重的连续中断。好在这家公司在网站中断的整个过程中一直在更新服务抢修和恢复的进展的动态,另外这家公司还在自己的首页登出了向客户道歉的声明以及承诺之后会有补偿措施,所以还不至于很着急。

上面的消费还不至于到“维权”,不过也让我想起之前好几次同样不太愉快的消费经历。

机票代理跑路

最让我“跌破眼镜”的一次是我刚工作的时候在网上买机票的经历。当时已经定了去深圳工作,所以提前两个月就在一家名叫酷讯的旅游网站上买了机票,买完就确认出票,我自己也在中航信网站上查过觉得没什么问题。直到起飞前的一个星期,我突然收到一条短信,大意是说这家机票代理老板已经跑路,所有机票都作废了,需要自己重新购买机票。

收到这条短信我还一头雾水,赶紧上中航信网站上看,原来正常出票的机票已经不正常了。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虽然我通过酷讯购买机票,但出票者是其上的某个机票代理,现在机票代理退掉了原本已经出票的机票而卷款跑路。

当时距离CPA考试只剩下不到一个星期,在紧张的复习时间内竟然还遇到这样如吃了苍蝇屎般恶心的事情,因此很是愤怒,当时决定一定要“维权”。

维权的第一步就是“受害者”大串联,由于受害人数众多,很快我就找到了组织,加入了一个QQ群。当时酷讯在首页上写着100%保证真实出票和先行赔付,我们大多数人还持有乐观态度,认为根据这样的承诺我们很快就可以拿回机票钱。受害者中我损失的金额是比较小的,还不到1000,但有的人损失超过10000。

不过酷讯一开始并不愿意履行这样的承诺,只是让大家报警,然后极力撇清自己和机票代理的关系。受害者们的情绪因此越来越激动,在微博上和酷讯的人撕逼,但酷讯的态度依然没有改变。直到微博上的微博新闻转发了这件事,甚至还上了热搜以后,酷讯才派出更高级别的人来和受害者沟通。但此时酷讯还是不愿意自己先掏钱,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审查代理的疏失。

事情发酵一段时间后,酷讯还请了很多水军来洗地,受害者当然不会屈服,有人联系了媒体得到了更大范围的曝光,更多人在自己能影响的范围内也尽力传播这次事件。

大约过了两三个月,酷讯终于决定先赔付损失了,不过不是以“先行赔付”的名头,而是自己成立了一个所谓的“消费者权益保障基金”,然后“大意凛然”地说本和自己没关系但是考虑到消费者通过自己的平台购买机票被骗所以还是决定先垫付“损失”。这样的处理在表面上还是有点难接受,它的这种完全不提自身过错的说法让人觉得恶心,但大部分人都还是接受了这种名义的赔付,毕竟经济利益也很重要。

经过那次买机票被骗的经历,为了避免再这么“折腾”,我都尽量直接在航空公司官网买票,当然之后也没有再用过“酷讯”。

烂苹果

还有一次不愉快的购物经历是在顺丰生鲜买苹果。其实那已经是第二次购买,之前的一次质量还是不错。但第二次购买送来的苹果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大小不均匀都是小事,关键是二十几个苹果中有十几个都被磕碰坏了,有个别的磕碰处已经发黑。

这样的“烂苹果”当然没法接受,当时就开始“维权”了。这一次维权还算简单,就是给苹果拍个照,把磕碰的地方特写,然后发邮件给客服。之后客服“审核”过后,最终决定用十五元的现金券来弥补这些烂苹果。当时觉得十五元也太少了,之后大约两年没在顺丰生鲜买东西,直到最近才把这十五元用掉。

健身房倒闭

健身房的“维权”是发生在今年,而且是最正式的,因为去警察局报了案。

今年辞职后回家,发现附近就有一家健身房,因此看着距离近的优点,办了一张半年卡。没想到才办了一个月,在清明节前的某天,健身房门口就贴出了“水电装修,暂停营业三天”的通知。当时我还信以为真,直到我第四天、第五天去看都还是关门的状态。还好第六天去看的时候,这张通知上被人写了“XX健身房已倒闭,老板电话:XXX”,估计是其他会员写上去的。

老板自然是联系不上的,又过了好几天,我决定去报警。这也是我第一次走进警察局,而且还做了笔录、按了手印。根据做审计师的经验,我在去之前就调查了一下这个健身房,原来只是一个个体户开的,不过好在找到了这个个体户他老爸的另外一个公司,因此我报案的时候也把我调查发现的这些人和关系给警察说了,写在了笔录里面。由于警察局就在附近,因此当天还遇到很多来报案的会员,警察看到我们竟然主动问我们是不是健身房被骗的,他们说最近每天都来二十几个会员报案。

报案之后心里舒服多了,大约过了一个月,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说可以把会员关系转移到另一个健身房,至于退钱则基本没可能。虽然这个结果不满意,但至少比钱完全打了水漂更容易接受。

其他的一些消费维权还有“联通流量”、“物业管理不善导致过年时有人在小区燃放烟花导致窗户被冲碎引燃窗帘”之类的,不过维权过程还算顺利,也就不值得一提了。

第一次来深圳的那几天

马路边怎么这么多树,绿化也太好了吧。这是我看到深圳第一眼的感受。毕竟一个陌生的城市,也只能先从外观来评价。

那个时候是2010年,大学还有一年毕业,暑假短期来深圳实习。当我拖着行李箱找到提前在网上订好的短租房,才发现网络和现实的差距,如同一个爱慕很久的很美的人突然卸妆出现在眼前硬要和你拉手,恍然大悟才发现自己忘了一句名言“广告图片只供参考,请以实际产品为准”。但不管怎样,房费已经全部支付了,我只能坐在楼梯下临时隔间里的“管理处”,和那个看起来很老实却笑得很狡诈的管理员签下租房合约,他告诉我其实顺着我来的路一直往前走就是一个高尔夫球场,仿佛是在安慰我,但是我想高尔夫球场和城中村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的房间位于有着“中华第一仓”之称的笋岗村中众多筒子楼中的一栋,是所谓比较“高端”的单人间,里面甚至有一个没有冲水设施的厕所,每次入厕完后都要用桶舀水冲干净,除了床和一个衣柜以外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设施。不过我看了旁边一个差不多大的房间住了四个人,觉得我的房间还是有改造的可能。于是我放下行李,就去了楼下的杂货店,采购了电扇、椅子、扫把之类的,开始打扫。并且经过一个下午打扫,终于让房间看得过去了。那个时候我躺在刚买的竹席床单上,突然觉这个不大的房间很空洞。

为了不被这种空洞感控制,我决定下楼去吃饭。城中村虽然道路狭窄,各种污秽随处可见,但是有一点必须承认,吃饭的选择很多。我一下楼就仿佛到了一个大夜市,吃了麻辣烫、绿豆汤、双皮奶…还打包了一些卤味上楼,准备边娱乐边吃。不过上楼却发现其实说好的“免费网络”是没有的,打电话给“管理员”,他很热情地给我送来了一口袋破解别人无线网络的工具,让我自己想办法蹭网。我尝试设置这些工具,但是并没有成功,烦乱中我记得楼下有好几安装网络的广告,最便宜的只要30块钱一个月。于是我下楼抄了电话打过去,对方是个大叔,他告诉我今天晚上就可以安装,让我等几分钟他就过来。没过一会儿他就过来了,拿了一捆网线,从我的窗台往下看了看,然后告诉我待会儿他下楼,而只要我从楼上把网线的一头扔给他就好了。我按照他的指示,把网线扔了下去,没过多久,他打电话给我说可以上网了,我试了一下果然可以。但是很快我发现,由于网线从窗户直接扔了下去,导致窗户没办法完全关上,我在折腾了一会后就放弃关窗户了,和能上网比起来,能不能关窗户简直就不是事。

然后,我在这个房子和人都是密密麻麻的城中村里度过了来深圳的第一个晚上。醒来的一瞬间还会觉得自己是从学校寝室的床上醒来,不过下一秒就回想起前一天打扫房间的艰辛,回到了现实中来。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决定提前熟悉一下上班的路线。记得那天我去了万象城、荔枝公园前的广场,甚至坐地铁去了侨城东,那个时候深圳地铁还没有成网,最西也只能到深大。我一个人充满好奇地游荡在城市里,充满兴奋。回程下车后还得步行几百米爬上一个山坡才能回到我的房间,路边有卖水果的摊贩,我买了香蕉,发现还比学校里卖得便宜些,于是心情好了起来,准备迎接接下来的第一次工作。

星期一去公司报道,来到公交车站才发现星期一和星期天完全不一样,虽然这里的公交路线很多,但是星期一的人太多,在挤了几趟车都没挤上去后,我只能打车去公司,昨天的好心情到这时变成了担忧与烦躁。

当天在公司得到的消息的让我在担忧中又看到了一点希望,公司通知我其实我实习的地方是在南山区的一个办事处,这就意味着我可能需要换一个住处,在笋岗村和南山通勤了几天后,我决定必须要换一个住处,于是又开始了找房。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找房顺利多了,在签约前去把房看了遍,于是居住条件大大改善。

这就是我在深圳最初的一段经历,回想起来,觉得有些好笑和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