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前的你……睡着了吗?

虽然我们从小到大经历过无数考试,但我个人感觉是,近年来在重要考试前我变得比小时候(高考及以前)紧张得多,具体就体现在考试前一夜的睡眠质量上。

比如9年前高考第一场语文考试前夜,我第一次一个人住酒店的大床房,整个人完全处于兴奋状态,自己在房间玩儿得不亦乐乎,压根就没想也没担心第二天考试。

而前年的CPA考试最后一科的前夜,由于想到这破考试考了三年七科,终于走到了今天,竟然沉浸在一种荒谬又夸张的自怜情绪中,一整夜都没有入睡。第二天考试前只好狂灌两瓶红牛,期望能保持清醒。

说到红牛这类抗疲劳提神的饮料,在2012年以前我本来是拒绝的,因为那之前我有一个关于此不好的经历。那是在小学毕业考某重点中学的时候,考试当天早上,我家邻居、也是我同班同学的妈妈给我们俩喝了一大杯咖啡,说是可以精神不困,但结果是我俩最终都没考上。虽然那杯咖啡只是没考上的借口,但我总得和自己和解,所以我就这么直觉地认为这些饮料会弄巧成拙。

一直到2012年,当年考CPA的四门,两天内考完,每场都是三至三个半小时。为了不让自己疲劳,我每场考试前都喝了一瓶红牛。最终结果是我四门都过了,所以我又直觉而迷信地觉得红牛不会弄巧成拙、反而可以助我一臂之力。

写到这我想嘲笑我自己一下,这分明就是安慰剂啊,考试过不过的决定因素肯定是复习得如何。但是我还是会一副自信地建议别人在考试前喝红牛,仿佛是什么灵丹妙药一般。

我的真实想法是,红牛这味安慰剂给我暗示说考试时我不会因为困倦而失误,所以是一个外在的保障,加之自己若真是投入了时间来复习,则不会在考试前变得太焦虑。

焦虑虽然少了,但失眠还是会因紧张而产生。比如前面提到的2014年CPA考试前一夜未入睡、今年德福考试前四点才入睡、雅思考试前三点多还醒着。

我自己回头想考前睡眠差的原因,有外在的也有内在的。内在的原因我自己也很困扰,但外在的因素可以总结出有几个教训:

  1. 如果需要的话,定个好酒店,主要是环境安静。那种酒店和电影院、KTV在一栋楼的,或者是离建筑工地很近的千万不行。由于考试大多在周六,所以别人的Happy Friday可能就是你的噩梦。
  2. 室内温度保持合适,宁愿冷一点盖厚一点,也比半夜热醒强。
  3. 睡不着了千万别刷手机、在床上唱歌、在床上做瑜伽拉伸……也不要数绵羊,睡不着了心里就坦然一些,暗示自己别慌、反正明天还有红牛加持。可以尝试自己按摩一下腹部或者耳朵背面,缓慢的动作有助于睡眠。

现在已经11月5号凌晨,希望明天考德福的大家都已安然入梦。

关于健康问题的一些思考

复习德语的时候看到一句特别好的话,是关于健康的:

Die Förderung und der Erhalt von Gesundheit benötigt dabei in der Regel geringer Ressourcen aus dem Gesundheitssystem als der Versuch, Gesundheit wiederherzustellen.

这句话是对健康问题的一个总结,意思是:一般情况下,促进和保持健康所耗费的医疗系统中的资源要小于失去健康后设法恢复的耗费。对个人而言,保持健康可能也比恢复健康更容易一些吧。

小时候还住家里的时候,父亲在劝我不要吃太冷的东西或者多穿些衣服的时候会引用一句老话——“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现在想想也有一些道理。

才工作的时候很瘦,有一天早上起床时就觉得左胸非常痛,甚至出门的时候每走一步痛感就会更强烈一些。虽然尝试缓慢地扭一下身体,期望着痛感赶快消失,但实际上疼痛仍然继续。后来自己觉得事情很严重,就去看了急诊。当时自己设想的最坏的结果是心脏出了问题,甚至担心会不会猝死。医生询问了症状后,也不能确定病情,于是要通过X光来确诊。最后结果出来是气胸,也就是肺泡破裂,空气进到肺部造成左肺挤压收缩,好在收缩的范围只有25%,后来住院治疗了一个星期才完全康复。

一年后换了工作进四大做审计,加班便成了家常便饭。不过对于刚入职的员工来说,感觉一切的加班都可以承受,甚至还有一些兴奋。快过完第一个忙季的时候,项目进入了最紧张的时刻,那时候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十二点以后,一周连续工作六天。到了客户报告终于公布的那一天夜里,项目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大半,大约在晚上一点左右回家睡觉。第二天早上起来感觉整个背部的肌肉剧痛,在办公室也不太敢靠着椅背。这是我在做审计的时候第一次觉得如果长期如此健康可能受不了。这次背部肌肉的疼痛大约在两天之后好转。

这以后便进入了闲季,自己调整了一段时间,也开始做些有氧锻炼,体重也有所下降,感觉身体逐渐进入了一个稍好的状态。

不过闲季也是有尽头的,很快七八月的小忙季又来了。本来若只是中期审阅的话,工作压力还不至于多大。但那时在做完某项目常规的中期审阅之后,被发配到了另一个项目组,只是是做IPO。于是加班变本加厉地来了,在老板要求两个星期就要定数字的压力下,经理也只能发发邮件安慰我们说虽然辛苦,但是目标还是要达到。那时候的工作量对于新人来说是巨大的,两个星期内需要审定的数字包括过往三个年度和两个半年度,一共五个财务期间,也就是所有的工作都要做五次。

第一周每天加班到凌晨两三点,第二天早上九点准时出发去客户办公室。周五的时候来了台风,但是工作是在无法完成,项目主管还是在下午六点让大家离开了客户办公室,也没有忘记说一句:“大家晚上自己做,星期天的时候交给我。”我能理解这已经是最通情达理的时间要求了。但是回到酒店房间后情绪变得非常低落,于是决定立即回深圳,暂时抛开所有工作。到了车站买了票进了候车室,却还是无奈地打开电脑继续弄着数字。汽车因为台风晚点,一直在候车室工作到电脑快没电才上了车。在车上只能埋着头,情绪到了最坏的时候。之后很多次我都和别的同事说,这是我审计职业生涯里最黑暗的时候。(直到后来的另一个项目)

现在回想当时,感受最大的是工作压力对心理造成的影响有时候可能会大过对身体健康的影响。

有时候健康的损害却来自于客观的环境,让人气愤又无奈。话说前面所说的那个IPO项目在辛苦了三周后终于结束了现场工作,时间也到了九月,轮到我休假考试了,终于可以在心理崩溃前进入另一个修复期。

当年冬天做的另一个项目在海南。别的同事听说我要去海南都有些羡慕地和我说,那是不是可以去海边疯玩?的确,在去之前我想象中的画面也是蓝天白云椰树大海。但实际情况往往站在想象的对立面,我们去的是海口,那几周的天气和一般内陆城市并没有什么差别,天也是灰蒙蒙的,正好遇到寒潮,气温也很低。天气都可以忍耐,但是客户办公室的地毯就让我非常煎熬。

那个房间装修很复古,大约是90年代用来接见客人的风格,地上铺的是一整块地毯,走上去很柔软。但是可能由于地毯太多年没有清洗,第一天结束工作后回到酒店,我就发现我身上长满了红点。我本身是有急性荨麻疹的,在大学的时候就时常犯,通常是裤子太紧或者坐太久就会在腰部和臀部出现一些荨麻疹,休息一两个小时自然就消退了。可以这一次是第一次荨麻疹大范围出现。那之后的几天荨麻疹越发严重,每天早上起床去客户办公室工作到晚上回酒店都会经历“正常——出疹——加剧——消退”的过程。当时我很痛苦,由于穿的是正装,衬衫领口和袖口都很紧,身上痒到不行。

第一个星期从海南回来就赶紧去买了过敏药,于是第二周这个情况就没有出现了。但是从此以后,以前只是小范围发作的荨麻疹扩大了范围。我去医院也看过两次,但是医生说这种情况只能预防,避免和过敏原接触。

之前工作的时候还患过一些其他的慢性病,比如湿疹,最开始只是出现在手肘,擦一些药物就能缓解。但是去年春夏之交最湿热的时候,被临时拉去做一个时间表很紧的项目,那个时候连续加班通宵了好几天,情绪到了最坏的时候,早就超过了前面说的那个IPO项目,只是这时已经不是新人,勉强靠着一些毅力和厚脸皮撑着。那时候的身体状况也逐渐变差,亚健康的程度越来越深。在加班最厉害的那几天,原来已经缓解的湿疹竟然开始在手指上出现,于是手指开始瘙痒、脱皮,擦药的效果也越来越差。不巧那时正好在感冒后,竟然咳嗽不止,有两天晚上甚至被咳醒,去医院照了X光,确诊是支气管炎,各种药吃了虽然有缓解但是一直没有完全康复。除了精神压力外,身体也到了前所未有的最坏的时候。于是忍无可忍地递出了第一封辞职信。

现在暂时不工作,饮食也非常规律,感觉身体的状况比去年那个时候好不少。手上的湿疹没有再犯,也没有感冒或者染上支气管炎,荨麻疹发作的次数也大幅减少。

上面描述的大多是慢性的症状,工作中遇到最惊人的是听说某同事在电梯口晕倒被送急诊,以及另一家公司的员工由于加班耽误了脑部疾病的确诊最后去世。

健康问题真的不能忽视,我们都应该避免让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由于工作而到最坏的状态。

回到开头的一句话,如果医保可以报销更多的健康维持的项目(比如健身、身体检查),长期来看,对于整个医保体系来说,是不是会更省钱呢?